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volvo-accessories.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nba柠檬直播

独盼晴 2万字 698061人读过 连载

《nba柠檬直播》

第二百一十九章 海阁之战4

到底三天后要干什么,李远一点都猜不出来,索性就不猜了。其实李远不知道,真是多亏了自己,那一场仗,海龙的亲戚们算是差不多死绝了。别看表面上什么都看不出来,可海龙私下里在祖坟那里磕了多少个头,扇了自己多少个耳光,海家算是彻底败落了。要是没有李远的拼命,崖州根本经不起两面夹击,估计就算当时没有沦陷,也撑不到现在。那一仗把鲁国的骨头打断了,让他们胆怯了,自那天以后,码头上一直平安无事,路无涯他们只面对一面的冲击,也算扛过来了。李远为大家争取了时间。这三天算是神仙般的日子,据送饭的小伙说,这几日打的很惨,崖州大桥那边已经不让人进了,江湖人死的太多了,百姓们也是一样,渔民们差不多都来了。可惜没用,渔民尽管彪悍,与常年训练的战士比起来还是差远了,没法打。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援兵,但援兵最起码还得十天,崖州顶不住了。李远真感觉自己是个扫把星,到哪哪倒霉,当年在燕然关,多少年没被别人攻破的雄关被攻破了,现在崖州最后也是这样的待遇。唉,一声叹息。伤好的差不多了,毕竟有护体术在,看起来伤的很重,实际上大部分都是皮外伤。有吐纳术的存在,金创药也是上好的,伤势恢复的不错。今天天色特别不好,大白天就刮起大风,吹得海边的椰子树噼里啪啦的掉椰子。这东西不错,甜甜的,当年象山也没有这玩意。怎么突然想起喜花了,喜花最喜欢吃甜的东西,每次自己发了薪水都会托人带回两块方糖。喜花总是埋怨自己浪费钱,当时赚的也不算多,又有两个娘要养,反正是唠叨嘴子,李远只是呵呵的笑着,你说你的,我该怎么干是我自己的事情。喜花总是把方糖切开,大块的给两个娘送去,剩下的在一分为二,自己吃一块,另一块塞进李远的嘴里,总是笑呵呵的问;“甜不?”李远不喜欢吃甜的东西,但每次都是点点头,“嗯,真甜!”得来的却总是一个白眼,“傻乎乎的!”李远拍拍自己脑袋,不能想了,在想眼睛又要进沙子了,不知道在远方的喜花怎么样,据说那里很冷,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那么冷的地方。又胡思乱想了。还是吃椰子吧,不过今天的风够大的,刮的有点邪乎。也到时候了,李远穿好衣服,拿起武器直接去了大帐。四天前大帐里还有几十个好汉,现在只剩下五六个了,可想而知,这几天消耗是多么的残酷。海龙并没有在大帐内,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路无涯坐在大帐中间,并没有开口说话。气氛有些压抑,李远也是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闭目调息。时间似乎过的很慢,大家都哑口无言,到底怎么回事,也没有人开口问。大概一个多小时以后,海龙浑身湿漉漉的进来,脸上有些喜悦,更多的是沉重。当海龙进来的那一刹那,路无涯的眼睛突然睁开,死死的盯住海龙,而海龙只是点点头。路无涯看看海龙,看看在场的诸位,他终于开口说道:“各位好汉,崖州受不住了,现在满打满算,战士不足两千人,最多再撑两天,两天后,崖州沦陷!”这话一说出来,下面的人目瞪口呆,这件事情其实大家都知道,但没想到这么快。熟悉的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路无涯双手摊平,示意大家先停止交流,继续说道:“各位都不是我崖州人,没有必要和崖州共存亡,崖州大桥那边我已经派人前往,明日。。。”说到这的时候,路无涯顿了顿,强逼着自己继续说出下面的话:“明日毁桥!如果想走的,海龙大哥给大家备好了马,准备好了盘缠,连夜走!”“放心,能来的都是爷们,我们不怨你!”这个时候路无涯的眼眶已经泛红,海龙也是如此,底下却是一片肃静。没人说话,整个大帐显得如此的沉默。李远还在闭目养神,他不会走,因为他知道,即使桥毁了,他也能够活下来,因为他不能死,既然如此,能多杀几个鲁国人,渔民就能稍微少受一点罪。没有想到,底下人没有一个走,咱们不说大周的江湖中人形形色色,杀人防火的有,作恶多端的有,但是能来到这里的都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要走早走了。路无涯说不下去了,海龙走到大帐中间,跪在地上向在座的人挨个磕头。大家纷纷阻拦,海龙却还是给每个人都磕了一个头“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海龙除了跪爹妈,跪天地之外从来没有给任何人下过跪,今天我谢谢大家!无涯,你继续说吧!”路无涯整理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会水性的留下,不会水的兄弟先回去休息吧,明日水军的副统领会带着大家,我们有其他的任务!”屋里除了海龙和路无涯之外有六个人,三个不精通水性的人先撤了,只剩下狂刀李江候,海怪刘海,大林寺水中鳄通祥。路无涯只是看了看李远,继续说道,“三日前,我咨询了几个老师傅,得知这两日大风,估计两天后会有大雨,虽然不敢说绝对准确,但我还是有一定把握的!”“咱们只有今天或者明夜两个机会,我不敢赌明天的事情,既然如此大风,又是南风,鲁国人必定将所有战舰连在一起,铁链连接,只有今夜这个机会了。”“刚才海龙就是去侦查,结果不出我所料!”李远猛然睁开眼,嘴里发出只有自己能够听清楚的两个字,那就是火油!崖州虽然没有火油,但余闻有,而且很多。如果是平日,也起不了什么作用,真要烧起来,鲁国人船速也不慢,肯定可以逃走,但今天的风太大了。战舰不拴在一起,肯定会被大风将战舰吹倒在海里。但太危险了,只要去了,估计除了李远之外,没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的。几百艘战舰,如果想彻底点燃,不给对方留任何机会的话,那需要数量不少的火油。怎么运过去,怎么保证不被人发现,这些都是很重要的问题。路无涯继续说道:“三千斤火油,我已经派人完全密封住,只能从海底走过去。大家都知道,这个有多困难,出现任何一点意外,崖州绝对没有生机了,就算是安全运到,咱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回来!”海龙突然严厉起来,阻拦路无涯继续说下去,他是为了保护自己这个小兄弟。“去,我欢迎,不去,我海龙一样敬佩大家!前几日我和狂刀兄弟去过一次,现在再去肯定会更加凶险。无论如何,咱们是用自己的命来给崖州百姓最后的机会!大家都是自愿吧!”李远还是那副样子,眼睛还是闭着的,就像没睡醒一样,“磨磨唧唧的,算我一个!”当李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海龙心里特别高兴,除了他自己之外,在座的只有李远的水性最好,其他人都差得远,李远要是不去,他还真没什么把握。其余二人也是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既然如此,那就准备下水吧。好一个路无涯,算无遗漏啊,不知道从哪里搞得七八个巨大的棺材,里面全是酒坛子。当然酒坛子里全是火油,用鱼胶把棺材封的死死的,酒坛子中间塞得稻草和棉花,这样以来即使发生什么磕碰也能保证火油不会泄露出来。海龙、路无涯、李远、刘海、通祥,一人拽着一个,还有十多个海盗兄弟,四五个人拉着一个,一共七个大棺材。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慢慢的拖入海中。很沉,算上火油,加上棺材的重量,每一个都不下千斤,这分量可真是十足啊。入了水更加需要小心,好在棺材够沉,轻易浮不上来,但这样显得更加沉重了。江湖人还好说一点,最差劲的刘海也是人阶二品,又是精通水性,都还能够承受这个分量,可海盗们就很费劲了。大家时不时的需要上去换气,这就是李远的强项了,只有他换气的次数最少,每次都是帮助别人拉着棺材。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危险出现了。鲨鱼,要是平时真的不怕这些,但现在的情况是绝对不能发出太大得动静,即使风大,也不能有丝毫的疏忽。鲨鱼群过来了,大家都屏住了呼吸,不敢有任何的反应。完了,一个海盗兄弟不小心脚被扎破了,一丝鲜血从他的脚底流出,李远本想去救,被路无涯拦住了。李远很愤怒,可路无涯只是微微的摇摇头,眼睛里除了悲伤只有哀求。只能转过头,他看不下去了。那个兄弟真是爷们,知道自己完了,反而对着海龙笑笑,转身游走了。他不是跑了,一个普通的海盗怎么能够在水里比鲨鱼游的快呢,他只是让自己离开大家,让危险离开大家。十米,二十米,也就这个距离,鲨鱼追上了这个兄弟,活生生的将他吞噬掉了。危险离开了,兄弟走了一个!8。:8

第二百二十一章 海阁之战 6

第二百二十四章 离殇

第二百二十七章 缉拿

换气的时候李远感受了一下,外面的风非常猛烈,好在没有下雨的迹象,虽然对预估天气不是很在行,但也看的出来,今天应该只是风而已,明天就真的不好说了。虽然对刚才那位兄弟的死李远耿耿于怀,这就是战争,除了一些疯子之外没人喜欢,李远不是疯子,他不喜欢战争,却不得不面对它。虽然海面上是狂风,海底深处却一片宁静,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之外,大部分人什么都看不清,只能隐约跟着前面走。上次已经被李远他们偷袭过一回,估计鲁国在水底也会有所戒备吧。好在没有,上面的风太大了,所有人都忙着在加固战舰等工作,没人会想到在这种天气大周的人还会出来偷袭。在鲁国人心中,对手应该已经放弃了,援兵到不了,自己的有生力量基本消耗殆尽,现在只是等死或者琢磨怎么投降呢吧。快到了,李远从来没有这么急切过,就连当年和喜花洞房也没有这么激动。众人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生怕被人发现。到了,终于到了,头顶上密密麻麻的战舰。出发前已经商量好了,海龙和无涯的棺材分别给了李远和刘海,他俩有他俩的任务。最后一次探出水面换气,这是最后一次。沉入海底,李远拿出黑刀,将棺材从缝隙中打开,小心翼翼的拿出酒坛。等到所有人的准备工作的做完,本身说好的海盗兄弟们先撤离,可万万没想到,他们没有走。不光没走,反而向军舰的后方游去,李远知道了他们的意思,这海水真咸,好刺眼睛。他们是去送死的,十几个兄弟去那里,肯定是要发出声音的,吸引鲁国人的注意,给李远他们留出更多的准备时间。狗日的战争,狗日的鲁国人。现在也没办法拦下这些兄弟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希望不要再出一点意外吧,李远祈祷着,他从来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神仙,但今天他希望老天爷开眼。只剩下他们三人了,按照路无涯事先计划好的方案各自游到自己需要去的地方。行动开始,已经到了心中默数的数字,黑刀直接砍碎酒坛,只见一摊摊黑色的火油慢慢上浮,直到浮出水面。李远赶紧游走,游到大概战舰百米开外的地方,拿出包裹好的弓箭,抽出三支利箭,箭头也是特制的。用火捻子点燃,照着火油浮起的地方射去。“轰!”烈火瞬间燃起,这风助火势,完全是人力无法阻止的。李远飘在海面上,刺耳的惨叫声被风吹得基本听不见,只是隐约听到一点。在他的心中这是世界上最完美,最动听的音乐,可惜他们规定必须远离战舰。虽然是深夜了,可大火还是点燃了半边天,将夜空照的红亮。李远此刻才知道为什么海龙和路无涯一直叮嘱自己不要靠前,尽快游走。估计那两位是回不来了,因为鲁国的高手出现了。海龙和路无涯的责任就是阻拦鲁国的高手。李远碰到过天阶高手,但根本体会不到他们的厉害,在那些人眼里,夸张一点说,采下一片叶子都能杀死李远。鲁国此次前来倒是没有天阶的,但有地阶顶尖高手,如果此人腾出时间来,很难说能不能把火灭掉,没错,就是这么夸张。他俩的任务就是阻拦对方,让大火烧的更透彻一点,狗日的鲁国人最好全死光才是最好的结果。当然危险性不言而喻。李远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个就是赶紧溜走,以他的水性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回崖州,毕竟任务算是完成了,鲁国水军不敢说全军覆没,也差不多了,绝对没有继续作战的能力。第二个就是等待,包括路无涯也不知道对面到底有几个高手,能不能活着回来是个未知数,李远留在这里有可能帮助他们逃走,这样的选择就是把自己放在一个危险的境地。要不说李远傻呢,不假思索的留在了海面上,等待着一个陌生人和一个仇人的归来,还需要帮他们。没办法,这就是一个死脑筋的傻小子。等吧,李远浮在水面上,因为火实在是太大了,导致鲁国战舰那边什么都看不清楚。有人在飞,马上提高警惕,越来越近了,前面的正是路无涯,海龙紧随其后。他二人的后面同样跟着一人,不是自己人,不过李远感到隐隐的不安。他没见过海龙的出手,但怎么说都是地阶三品大佬,居然如此狼狈,不仅是他,据李远的估计,路无涯现在应该也是四品了,居然边跑边吐血,什么情况。不管了,孤注一掷。李远将箭上弦,将孤注一掷与随风一箭融合,用尽毕生最大的力量射出这一箭。没敢用如意,现在这场合用如意是找死。火光离的很远,利箭又悄无声息,直到对手的身前,对手才发现这一箭。李远一看赶紧溜,自己这一箭居然被来者单手抓住,什么情况。不管这个了,看到路无涯已经身受重伤,一把接过他的身体,“深吸气!”路无涯看到是李远,也有些吃惊,不过还是按照李远的吩咐,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刚吸完直接被李远拽入深海。这时的路无涯更加钦佩李远,这哪是人啊,就是鲨鱼也没这么快啊。这是天生的海洋之子,在他身上根本看不到水的阻力。其实李远不知道,自己这一箭也算是救了海龙,追赶他的人在鲁国那是赫赫有名之人。鲁国外事太监总管董建,地阶二品大佬,实力深不可测。本身他是不用来的,但双锤将董平是他的侄子,为了侄子的前途他特意请旨前来督军。要知道鲁国太监分内外总管,内事太监就不要说了,是鲁国的真正的屏障,里面据说天阶大佬多达两位数之多。而董建则是外事太监中的第一人,实力不可小觑。董平的死对于董建来说就是晴天霹雳,要不是统军将军强烈要求他等几天,渡过这几天再说,他早就一个人杀过来了。不过一个人要是单独杀过来估计也逃不了好,毕竟还没到天阶呢。现在可好了,一场大火烧光了一切,作为督军的董建来说,必死无疑,就算活着回去也是杀头的罪过。他也看透了,大家都别活了,直接一个人追过来。一掌就把四品的路无涯打的半残,海龙一看自己更够呛啊,赶紧跑吧。李远这一箭正好阻挡住了董建,海龙一看赶紧跑吧。根本不向后看,只要是不敢,手里还拎着路无涯,其实他的伤倒不怎么严重,可水性实在是一般。路无涯也无奈啊,被李远像拖死狗一样的拖着,很没有面子的,不过他也没办法,就是没受伤的速度还赶不上李远拖着他的速度快呢。倒也不是不能在水面上跑,只不过没到三品还是差了很多,像海龙在水面上也只是勉强能跑一阵,时间长了他也经不住。现在李远只希望海龙能够躲过这一劫吧,如果到了崖州就好了。几百把强弩,小一千的弓箭手,三个人阶顶级的江湖人士,不要忘记水军副统领也是地阶九品,再加上李远,路无涯,海龙,怎么也把他干死吧。地阶三品以上就这么猛吗?既然拖着路无涯就不能一直在水底了,只能贴着海面上游。耳边传来的那个尖锐声音就是鲁国的地阶大佬吧,隔着这么远都能听见他在远处声嘶力竭的喊着什么。海龙也是三品大佬了,却时不时的就被一掌拍在水里,发出一声巨响。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就是不死不休,路无涯轻声的说道:“慢下来,一起到崖州,要不然都是死!”李远也看出这个局面,经过短暂的调息,路无涯的状态好了很多,不禁问道:“你能扛几下?”“三下最多!”“你游击,我用弓箭!”简单明了的沟通,路无涯重振精神,直接冲出海面,一掌击向董建的后背。董建大怒,“小兔崽子,你还不死!”李远算是彻底知道自己还是差得远了,董建回身一掌,路无涯赶紧躲开,掌风拍在水面上发出巨响。打了个哆嗦,好在自己是弓箭手,要让自己上挨不了一下的。不能犹豫,李远腰马合一,钻出水面,“随风一箭!”李远记得很清楚,当年的杨展教官教他得唯一技法就是连珠箭法,现在只能将空间里的箭法和自己修习的结合在一起。心眼相通,心神释放,力从腰间起,传至指尖。箭法悄无声息,又连绵不绝,五支利箭几乎在同一时间射出,奔袭董建的全身。董建本想继续追击路无涯,却被海龙阻挡。海龙虽然初入三品,可也是血海刀山里杀出来,此时也明白了二人的用意,拼命阻拦董建去追击路无涯。二人拼的是天崩地裂,海龙还是稍逊一筹,不过就在这一刻,利箭似乎从虚空中钻出,董平稍一松懈,左眼直接被射穿。“啊!”虽然功力高深,但一向养尊处优平的董平哪受过这个罪啊,疼的他简直快要站不住了。李远本想趁此机会继续攻击,却被海龙一嗓子惊醒,“继续跑!”他还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不过李远最大的好处就是听话,赶紧溜吧!




最新章节:逆天废材妃轻墨羽

更新时间:2021-07-30

最新章节列表
重生之嫁 安琉
魔师再现未删节txt
叔叔放过我txt下载
穿越希腊神话之百合小说
重生之病王绝宠毒妃
圣经旧阅新阅免费阅读
纵横诸天之无限穿越
双世宠妃第9集mp4
重生之末世下载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怎么看txt文件
第2章 王者归来洛天 笔趣阁
第3章 我的圣诞礼物txt下载
第4章 仙帝都市重生修仙
第5章 穿越小说苍海一声笑
第6章 鬼妻最大樊音在线阅读
第7章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孤独
第8章 三国演义之舌战群孺概括
第9章 《穿越之嫡妇难为》
第10章 穿越之守护你
第11章 所爱隔山海韩芷无弹窗
第12章 东北小说罪恶的灵魂
第13章 穿越诸天万界皓天在线
第14章 十方神王.txt
第15章 西游之穿越诸天好看吗
第16章 网游之绝世神风
第17章 网游之我不配笛子
第18章 觅仙路末世十三仙
第19章 都市重生之八朝争雄顶点
第20章 二总小说在线阅读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13章节
穿越相关阅读More+

异世邪君君莫邪武器

澹台乙巳

网游之枪械之神

戈庚寅

侯门椒妻全文阅读

逸泽

笔趣阁那个才是真的吗

子车松洋

娱乐之全能巨星趣笔阁

碧鲁宝画

穿越之还珠格格微盘h

武鹤